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替天行盗 >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东山岛

第五百二十二章 东山岛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张长弓不屑道:“他这次是逼不得已。”
  
  谭子明道:“我估计他中途会溜。”
  
  罗猎道:“我们最重要的事情可不是他。”其实对陈昊东这种野心极大的人来说,幻想破灭才是最大的痛苦,现在他成为盗门门主已经基本无望,蒋云袖被劫之后,他的种种表现又激怒了蒋绍雄,无论蒋云袖能否平安归来,蒋绍雄都不会让他成为自己的女婿,等于陈昊东没可能得到他的支持。而陈昊东想要灭口杨超一事又得罪了一直忠于他的梁再军,这次陈昊东选择登上这艘船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失去了振武门的支持。
  
  罗猎认为陈昊东没可能掀起什么风浪,真正需要警惕的反倒是一直没有公开露面的白云飞。
  
  罗猎向邵威道:“邵大哥,以我们目前的速度,几人能够抵达东山岛?”
  
  邵威道:“两天,最多三天吧,我此前已经先行通知了帮主,东山岛那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。”
  
  罗猎将那幅标注着经纬度的航海图递给了邵威,邵威其实已经看过,不过他还是接过来看了看道:“在东山岛的东南,那里岛屿众多,大大小小有几十个。”
  
  谭子明道:“上面有名字,说是叫蟒蛟岛。”
  
  邵威笑道:“我在东山岛那么多年,还从未听说过附近有这个名字的岛屿,不过,既然有精确的经纬度,应该可以找到吧。”
  
  远处传来麻雀的声音:“罗猎!”
  
  罗猎向她笑了笑,示意她稍等,张长弓道:“你去吧,千万别招惹女人。”
  
  罗猎哈哈笑了起来,他来到麻雀身旁,麻雀指了指船头,两人并肩向船头走去,麻雀道:“为什么要带上陈昊东?”
  
  罗猎道:“蒋云袖是他未婚妻,人家参予此事也实属正常。”
  
  麻雀道:“你不怕他偷偷捣乱?”
  
  罗猎笑道:“只怕他有贼心没贼胆。”
  
  麻雀道:“你怎么会突然接下这个任务?”
  
  罗猎道:“谭子明找我帮忙,我总不好拒绝。”
  
  麻雀道:“这件事有些蹊跷啊,他怎么知道你擅长这种事情?”
  
  罗猎发现这次回来之后,麻雀变得多疑,对周围的一切都抱着怀疑的态度,当然自己是个例外。罗猎道:“他是一位故人的儿子,我告诉了他当年我去天庙探险的事情,大概是这个原因吧。”
  
  麻雀道:“你那么精明应该用不着我来提醒,不过叶青虹特地交代我,她不在的时间要我照顾你,所以我才盯着你。”
  
  罗猎笑道:“是让你照顾,没让你监视我吧?”
  
  麻雀道:“我这个人一诺千金,叶青虹担心你再突然跑了,一走就是三年,如果你再离奇消失,到时候我怎么向她交代?”
  
  罗猎道:“不会的,我这次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走了。”
  
  麻雀道:“你心肠够狠的,老婆孩子就这么一丢,跟着风九青就走,对了,这三年你究竟去了什么地方?当初你明明去了西海,怎么会在苍白山现身?难不成西海和苍白山之间有密道相连?”
  
  罗猎道:“说出来你也不信。”
  
  麻雀道:“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相信?”
  
  罗猎道:“我可以告诉你,不过你千万不能告诉其他人。”
  
  麻雀瞪大了双眸,很认真地点了点头:“你说吧,我保证不跟任何人说。”
  
  罗猎道:“你研究的九鼎其实是启动时空通道的装备,我跟着风九青潜入西海启动了时空通道,我被吸了进去,然后就沿着时空通道来到了一百多年后的未来社会。”
  
  麻雀如同听到了天方夜谭,她认为罗猎根本就是在戏弄自己,眯着双眸一脸怀疑地说道:“你到达那个时代之后,我们所有人是不是都死了?”
  
  罗猎摇了摇头道:“只有你仍然在世。”
  
  麻雀虽然觉得他的话匪夷所思,可还是被他说描述的未来勾起了浓厚的兴趣,追问道:“我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?”问完之后又道:“算了,你还是别说了。”老了还能什么样?肯定是个老太婆。
  
  罗猎笑道:“很慈祥,很可亲。”
  
  麻雀道:“别说!”然后又道:“我有没有钱?”
  
  罗猎点了点头道:“很有钱!”
  
  麻雀松了口气道:“这还差不多,对了,我……我是不是孤苦伶仃。”一百年后,只怕能够活过自己的没有几个。
  
  罗猎道:“不是啊,你有孙子,还有重孙女。”
  
  麻雀愕然道:“我结婚了?嫁给了谁?”她望着罗猎,在她心中早已立下誓言,今生准备独身,可孙子,重孙女又是从哪里来的?她的思维变得混乱起来,红着脸道:“你故意骗我。”
  
  罗猎道:“你终身未嫁,孩子是你收养的。”说到这里,他忽然感到心中一酸,麻雀选择独身的原因应该就是自己,在自己一度前往的时间轨迹中,自己消失后就再也没能回去,其实麻雀是没必要选择独身的,她并不欠自己什么。
  
  麻雀点了点头,她小声道:“我本来就没有想过嫁人的。”说完之后,脸红到了脖子根,她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在罗猎的面前说这番话,这不等于间接向罗猎表白心迹吗?人家都已经结婚生子了。
  
  罗猎道:“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。”
  
  麻雀应了一声,罗猎的这句话化解了她的尴尬,是啊,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力,自己选择独身又有什么错?宁缺毋滥,如果勉强找一个男人渡过一声,岂不是害人害己?
  
  陈昊东推开舱门走了出来,他的眼睛因为适应不了外面强烈的阳光而下意识地眯了起来,很快他就发现了不远处的罗猎和麻雀,刚好谭子明叫罗猎过去商量接下来的行动计划。
  
  陈昊东犹豫了一下还是主动向麻雀走了过去,从麻雀的神情已经能够看出她对自己的厌恶。
  
  陈昊东道:“你也去啊!”
  
  麻雀道:“就当是出海观光了。”她打量着陈昊东道:“你的脸色不好看啊。”
  
  陈昊东叹了口气道:“因为云袖的事情,我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。”
  
  麻雀道:“过去怎么没看出来,你居然是个至情至圣的人。”
  
  陈昊东知道她在嘲讽自己,轻声道:“谁都有动真情的时候,你对姓罗的不也一样。”
  
  麻雀冷冷望着他道:“不要拿我和你相比,你我从来都不是一路人。”
  
  陈昊东道:“我当然比不上你!”
  
  麻雀道:“你做了那么多的坏事,这次居然还敢上船,你不怕我们为福伯报仇?”
  
  陈昊东道:“我没杀他,为什么非得要将我没做过的事情栽赃到我的头上?”
  
  麻雀道:“福伯当年没有说错,你这个人志大才疏,空有野心,却没什么本事。”
  
  陈昊东怒道:“够了!”
  
  他可吓不住麻雀,麻雀道:“你不敢呆在黄浦,是因为担心呆下去会遭遇不测,你得罪了蒋督军,又得罪了振武门,现在已经是众叛亲离。“
  
  陈昊东被麻雀戳破心事,一张面孔变得铁青,可是他又不敢对麻雀怎么样,咬牙切齿道:“成者为王败者为寇,你想怎么说都行,我不在乎,我犯不着跟你一般见识。”
  
  麻雀道:“只是你打错了算盘,陈昊东我警告你,如果你胆敢在途中搞什么花样,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。”
  
  陈昊东冷笑道:“你以为我会被你吓住?”
  
  麻雀道:“反正都是一死,你没什么好怕,对了,知不知道这艘船是前往什么地方的?”她压低声音道:“东山岛,等到了那里,就是你的死期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